欢乐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春 > 第八百章 天下兴亡,与商贾何干?
    江南,扬州府。

    齐园。

    和北地相比,南省显然要会受用的多,生活节奏也舒缓许多。

    更遑论,齐家这样的人间巨富。

    玻璃窗子明净,有江南第一名妓抚琴,有大明寺老僧焚香诵经。

    齐太忠与江南九大姓的家主坐于净室内,品茗闲谈。

    褚家家主平生最好香茗,此刻吃着齐家清茶,简直如痴如醉,忍不住看向齐太忠道:“齐老兄,天下名茶,不敢说十成,我却也品过七七八八,只你这茶,吃后齿颊留香,回味甘鲜。是乌龙茶无疑,可我竟不知,世上还有这等乌龙?”

    一旁欧阳家主笑道:“齐老兄以布衣结交天子,想来这好茶,是出自宫中。”

    褚家家主简直不掩不屑道:“宫里能有甚么好茶?那些茶,早几十年前我就吃腻了,和齐老兄这茶比,那些不过刷锅水!”

    皇权自然至高无上,可也只是至高无上。

    除非京城以莫须有之名,将九大姓铲除干净,否则在他们眼里,皇权也只是皇权罢了。

    又不造反,在规则之内,他们能活的比天家更自在,也更从容受用。

    江南,是九姓的江南。

    所以,对天家的敬意,在这里是不多的……

    齐太忠笑了笑,道:“这本不是在世面上流通的茶,贾小子不知从哪里得了几株茶王宝树,一年也不过产那么些,还是我厚着老脸,问他要了些。不够,又让德昂问他讨了些,也就这么些了……”

    褚家家主闻言拍腿道:“瞧瞧,瞧瞧!我就说,这世上谁还能从银狐手里克扣些宝贝来?”

    众人纷纷大笑起来,司马家主笑道:“下一回见到宁侯,你自己开口讨要就是。齐老兄的东西不好要,宁侯的东西,不是随便就让人拿了去?”

    众人又笑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却都是了然的轻笑。

    贾蔷当初做这些的时候,他没想到,可这些老人却猜到了。

    贾蔷做成这样大一个盘子,无论宫里还是朝堂之上,都不可能让他掌在手里。

    只是他们没想到,宫里会这样急,原以为无论如何,也要等贾蔷将架子搭起来,制定好规矩,将股权厘清才好。

    齐太忠目光缓缓扫过诸人,微笑问道:“诸位如何看法?贾小子说了,后面朝廷会另派人来签契约,到底是签,还是不签?”

    上官家主皱眉道:“投这一笔,原也不是为了赚钱。”

    司徒家主摇头道:“这和赚钱不赚钱不相干,若我们的银子这么好得去,往水里打水漂,那么有第一次,便有第二次,第三次。”

    赫连家主笑道:“为何一定是打水漂?同样是内务府钱庄,顶多就是个不赔不赚罢?”

    司徒家主摇头道:“不赔不赚?我告诉你,果真投了他们这一股,钱庄落在他们手里,势必落个亏空到底朝天的地步。到时候,他们必会让咱们不断的追加本金。和他们牵扯上干系,想脱身都难。”

    其他几家家主连连点头,道:“这是朝廷的做派。”

    上官家主沉吟稍许,缓缓道:“可若是我们不做,朝廷就会找晋商,会找粤商。那可是天家内务府钱庄呐……”

    司马家主冷笑一声道:“阳城十三行那边是不会动这个心思的,那边原和南洋交往密切,早有分家在那边落户,和京城那边保持距离,才是最聪明的做法。至于晋商……朝廷放手晋商去当钱庄掌柜的,内务府钱庄倒还真有可能做大,但也要花费至少十年光景。可朝廷会这样信任他们?再者,眼下朝廷求的不是银子,是粮食!”

    赫连家主笑道:“咱们能去暹罗、安南买,晋商就不能?对于钱庄票号,晋商那边可是情有独钟啊。”

    司马家主摇头道:“你莫非以为行海事就那样容易?若不是老夫正巧和四海王闫平有几分交情,与他去了信说了情,并送上了航海买路钱,得了面四海旗,齐家的船都未必能回得来!你让晋商去试试看,看他们能买几粒米回来!”

    上官家主、赫连家主并另一位太史家主,此三家原是动了心,准备依旧买入内务府钱庄股的。

    毕竟贾蔷的存在与否,对他们来说没甚么关系。

    原本看重的,就是天家内务府钱庄这个招牌。

    可眼下看来,终究是弊大于利。

    且其他几家明显不想继续了……

    “那么,该如何婉拒呢?”

    齐太忠微微一笑,道:“司马不是说了么?海上海匪猖獗,齐家那十万石粮食,都折损了一半,海上风暴又沉了三成,死伤无数。你们九家,还怎么敢入?除非,朝廷能解决海匪和风暴之难。否则,着实无能为力了。”

    “嘶!”

    诸人倒吸一口凉气,上官家主迟疑道:“这十万石,据说朝廷急用啊!”

    齐太忠摇了摇头道:“凡是都要讲规矩,若朝廷随意坏了规矩,我等听之任之,早晚为砧板鱼肉,任其宰割。不遵守规矩的,就要付出代价。”

    至于京城米贵,赈济无粮,此朝廷之责。

    天下兴亡,与商贾何干?

    赫连家主轻声道:“齐老,此事若做手脚,被发现后,后果将十分严重,给了朝廷发难的借口。”

    齐太忠呵呵了声,道:“弄甚么手脚?齐家的船队,的确为海匪、风暴所毁,沿海官员可以作证。齐家,亦有子弟折损其中,皆有据可查。齐家不会开口,还会由他们”

    司徒家主沉吟稍许道:“那若是……朝廷将宁侯重新招回呢?”

    齐太忠摇头道:“无论如何,此事就此作罢。本存侥幸之心,如今看来,朝廷于金银之道,仍毫无信誉可言,沾染不得。宁侯那边,会理解我等之难处的。除非其另起炉灶,否则,此事再不复议。”

    ……

    隆安六年,腊月二十八。

    清晨。

    一大早,天未亮,荣国府荣庆堂内已是满堂人。

    连黛玉都从林府来了,送贾蔷出征。

    贾母、薛姨妈、尤氏、李纨、凤姐儿、可卿、宝钗、湘云、三春、宝琴、邢岫烟,再加上她们各自的丫鬟,还有东府诸丫鬟,满堂珠翠耀眼。

    男丁则有贾政、宝玉、贾环、贾兰、贾菌并贾琮。

    宝玉看着这一堂如百花盛开般的女孩子,如痴如醉。

    再一想,这些女孩子大半都是和贾蔷要好的,此刻一个个眼里更是只有贾蔷,又心如刀绞。

    贾蔷仍是一身常服,外罩一件猩猩毡大氅,与往日并无不同。

    他目光依次看过众人,笑道:“宣府离京还不到四百里,快马一日即到。我在那里若是打到了野鸡雪兔甚么的,就让人送回来。若是有颜色好看的小马,也使人送回来。”

    本来女人们多含有泪水,担忧不已,可听他说的轻巧,又都笑了起来。

    凤姐儿高声笑道:“蔷儿,若送些小野鸡、小野马甚么的倒不要紧,可别带回个鞑子公主回来!”

    众人轰然大笑,贾母笑骂道:“偏你会说话,倒也算个喜兆,莫不是喜鹊托生的?”

    凤姐儿目光从李纨容光焕发白里透红的俏脸上扫过,笑了声,道:“我不成,不像大嫂子是读过书的,她叫的才好听!”

    众人又一阵笑闹后,凤姐儿走到李纨身旁,小声笑道:“大嫂子,兰儿真是越来越懂事了,方才遇到我,还问我身子骨可安稳了些,昨晚你陪我可陪的真好!”

    李纨俏脸登时大红,想解释甚么,凤姐儿已经走开了,到贾蔷、黛玉跟前说起话来。

    其实也不过是一遍又一遍的叮嘱,昨晚吃饭时已经说了许多回,但哪里说的够?

    贾蔷耐着性子,点了无数次的头,让她们过足了瘾……

    直到前面来人传话,镇国公府、理国公府等十家开国勋臣,并王家王子腾,前来送行。

    当初朝野上下皆骂贾蔷,喊打喊杀时,王子腾未出来落井下石,但也未曾为贾蔷说过话,还将两个庶子王安王云招回了家……

    虽然事后,王安、王云又被放了回来,但王子腾始终未出面。

    不想今日倒是露面了……

    终于,千叮咛万嘱咐后,女眷们还是知道了,离别的时候要到了。

    竟是惜春先哭了起来,这一哭,便勾起了满堂人的眼泪……

    贾蔷耐不得这个,笑着与满堂人作一揖,目光又与黛玉泪眼婆娑的眼神凝了凝后,终究转身阔步离去。

    ……

    宁府前厅。

    看到牛继宗、柳芳、胡深等站立相迎,王子腾独站一边,贾蔷却未带异色,拱手笑道:“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牛继宗叹道:“上回宁侯还劝我等莫要去九边,谁料转过脸来,宁侯倒是不得不走一遭。闲话且不多说,家里还有几个上过战场的老兵,没多大能为,宁侯若不嫌弃,且收下使唤罢。”

    柳芳笑道:“这就是一点心意,我们府也有六七个,能为多大不敢保证,但一定忠心!”

    其他人也纷纷慷慨解囊,汇聚出五十人来。

    最后,王子腾出面拱手道:“宁侯,本无颜相见,只是王安、王云两个犬子,已不吃不喝三日。言既不能忤逆我这个父亲,又愧对宁侯栽培之恩,忠孝难两全,只能自毙。我问过了,这两孩子自愿入贾家为亲兵,生死随命。宁侯,王家虽不成器,还求你可怜此二愚子罢。”

    听闻此言,再看王子腾满脸愧容,偏过头去无颜相对的神情,众人多有动容。

    贾蔷笑了笑,道:“倒也不必如此,王安、王云我很看好,将来能成大器,让他们来罢。”

    王子腾闻言面上愧色愈深,拱手道:“就在门外!宁侯,此二子往后生死在你,王家再不过问。”

    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去。

    牛继宗望其背影,叹息一声道:“此人,若非家族所累,亦是一方人物,可惜了。”

    说罢,同贾蔷道:“宁侯,这一别,却不知何日再见。我等外放的信儿,应该也快下来了。若是宁侯凯旋前离京,再相见,怕要数年之后。我等必劳记宁侯关于海防、海军之事,尽力而为!自此而后,宁侯孤身周旋于元平功臣之间,还要多多保重才是!”

    “宁侯,多多保重!!”

    牛继宗说罢,柳芳、戚建辉、胡深、费时、江入海、熊泷、常笪、于戎等八人,亦齐齐抱拳一礼,齐身告别。

    贾蔷点了点头,躬身还过一礼后,由亲卫护从者翻身上马,往城外火器营打马而去。

    此时他与牛继宗等人并不知,王子腾回家后,便上书朝廷,请辞丰台大营统领大将军一职,并保举镇国公府二等伯牛继宗接任。

    隆安帝将此书转至赵国公府,日常昏迷的姜铎的清醒间隙,勉强写了一个“可”字。

    京畿重地,终究需要不同的力量拱卫。

    而贾蔷于火器城汇合了宣德侯世子董川,并朱雀营主将赵破虏后,一行数千人的大队人马,往宣府方向开拔而去……

    ……

    PS:不好意思,睡的太晚迷糊了,自动发布失败了,才发现……( 红楼春 /17_17019/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