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中文网 > 牛牛网址导航 > 玄浑道章 > 第十六章 持真皆可言
    这一封呈册正是魏山上递给玄廷的。

    这类呈册,除非是专以递送到某个廷执案头的,否则身为廷执的张御,自也是能看到的。

    他见这封呈书上面有一片述论,说在过往时候,有些修道人一入道便专注修持,难及其余,这并非是修道人自身不愿入世,而是修道本身就是出世之举。

    说修道人本该受世之供奉,现在大多数修道人虽也承担守御疆域,护佑天夏子民之责,可这其实牵绊了修行,这里还用了一词,叫“强入世”。

    其言以往天夏子民因为没有办法保护自己,所以不得不庇托修士,而现在不同了,造物表露出了诸般好处,既能御敌,也能用来改善民生,还能使得更多人开智,所以要是造物真的极大发展了,那么修道人就可专心去修道了,不必再去操持这些俗务了,那么这对所有人来说难道不是好事吗?

    张御看了一下呈书之人,其乃是天工部两名宗匠之一魏山。

    他摇了摇头,魏山身为宗匠,虽然有着自己的认识,但其对于整个天夏的局面却未必有多少认识,看待事机太过片面,妄图以一个事物来解决所有问题,并认为造物的出现,就能做到以往修道人所能做到的一切事。

    并且这里面还有数个错处,认为修道只是庇佑了子民,而没有其他作用了,其人看不到上层修道人正寻道而行,指引前路,这恰似汪洋之中舟船的掌舵人,若是换一个不明道理之人上来,那却有倾覆之危。

    而上层修道人又从何而来?自是从无数天夏人中来。要是这些天夏修道人完全出世修行,彼此几是没有牵扯,不持上下相合之道念,那成就上境后又为何要来遮护于你?而不是如过往宗派一般转头顺理成章的来压迫你?或者干脆弃你而去?

    天夏自从走上眼下这条路之后,便与天地决胜,与大道决胜,从一开始就必须全力向前,没有办法停下,停下便是倒退,倒退即是灭亡。

    而魏山另一个错,就是把造物和修道人剥离了,认为造物能做到眼下的事全是靠造物本身。

    实际上造物近来虽然势盛,可这也并不全是其自身的功劳,没有训天道章勾连各方,交通内外各洲宿,这几年来造物起势也没可能如此迅猛。

    而若没有修道人的神异力量参照,并且做出一定正确的指引,造物既没可能在后方安稳积累,也没可能这般快的提升,仅只眼前而言,修道与造物是相互促进的,任谁抛却了谁都是不妥。

    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份呈册,魏山也只是发表了自身意见,具体如何做如何选择,还是由廷上廷执决断的。

    张御再是看了看,在这封呈书上面,已然有几位廷执留下了一些批语,有的廷执只是留下“待观”两字,而有些廷执则是注明自身已是看过,但谨慎没有发表什么看法,而崇廷执留下了一句:“可予下观”一句。

    他思量了一下,认为其实不论魏山如何建言,目的到底是什么,剥离造物和修道人这个设法大约是不可能实现了。

    至少他所能见得未来中是不太会出现了。

    若是某个推论是正确的,那么只要天夏不亡,那么浊潮就会一次次的兴起,不是将更多大敌送至天夏面前,就是将更多道机推动,使得天地不断发生变动。

    那时候造物必然能迎来一个大发展,但是同样,道法也将先一步上去迎敌,并且在前方处于指引的地位,在过后可能到来一阵阵巨浪中,双方只会越来越是紧密,谁都离不开谁。此可谓大势难违,故这封呈册无论怎么说都没用。

    他看有片刻,倒是觉得可以让底下之人知晓此言,试看下诸人是如何想的,于是执笔起来,在崇廷执“可予下观”下面留了一句“附此议”。

    而差不多同一时候,风道人也是看到了这份呈册,他先是皱眉,随后谨慎看了下诸廷执的批议。

    在见到张御留在上面批语,他先是诧异,随即仔细想了想,不觉点头,也是在上面跟了一句“附此议”。

    在他批议之后,玉素道人也是看到了,微哂一声,待把批言看下来,同样加了句“附此议”。

    这般动静很快也引起了其他廷执的注意,因为一般廷执看呈册,大多数时候是观而不言的,并不直接表达自己的看法,以免对底下造成什么具有倾向性的影响,最多只是留下一个“观毕”、或者“待观”之言,表达自己看过,彼此追附很少,这次倒是少见了。

    各廷执虽抱有各种想法,可大多数人在思考过后,都是在下面了写了附从了一句,于是这么一份本来上递给玄廷的呈册很快被送到了各个玄府玄首的案上。

    东庭府洲,天机工坊之内,安小郎正在埋头钻研造物技艺。

    因为一直评议不上大匠,玉京有许多造物技艺他就不能使用,因为有些造物到了一定层次,有极强的破坏力和威胁力,不是大匠是不被允许掌握的。

    而他也是有脾气的,你不给我用,那我就不用了,他决定另起炉灶,自己搞一套出来。

    这也不是他胡乱逞能,他掌握了伊帕尔神族的所有神异技艺,同时玄首万明很支持他,故他能时时向后者请教,如今在设法将此以造物的形式复拓出来。

    他忙活了一阵后,感觉精神略微疲惫,便服了一下枚补气丹丸,随后坐下调息。在深长的呼吸之中,他的也是精力在逐渐恢复。

    待得从调息中出来,又是变得精神奕奕了。

    正待他准备再度回去钻研技艺的时候,役从卫山自外走了进来,将那一份册书递给他,道:“小郎,这是万明玄尊交递给你看的。”

    安小郎一把接了过来,瞥了下落名,见是宗匠魏山所上的呈书,顿时来了兴趣,认真翻看了起来。

    照理说,以他的师匠身份是不能看这等报书的,可他现在的身份乃是东庭府洲天机院的代院主。

    虽然一般担任院主需得大匠身份,天工部和天机总院也没有给予他大匠的批复,可问题是东庭府洲乃是玄首和洲牧说了算。

    他们已然是将安小郎提到了代院主这个位置上。所以从道理上说,安小郎与各洲的天机院院主就是平位,各洲天机院院主能看,那么他自然是也能看的。

    安小郎看过之后,不由撇嘴不已,这还宗匠呢,还没他知道的多。

    不过这其实也是正常的,若论造物技艺,魏山那肯定是比他高明的,无论他天资再如何出众,现在没可能与之相比。

    但是在造物技艺之外,却不见得就一定比他强了。

    特别是他自己修炼过呼吸之术,他老师乃是玄尊,教授过他很多天人之间的道理,他自己更是和修道人打过长久交道,这一点魏山就算是宗匠,能给玄廷递书,也是比不过他的。

    他这时眼珠一转,啪的一声将这份奏表按在案上,道:“小山,拿纸笔来,我也要上奏书!我要出言驳斥此论!”

    要说呈书,他现在职位不够,可是身份却是够了,就算他递不上去,也可以让万明玄首帮着递么。

    卫山立刻将纸笔找来。

    安小郎刷刷写了万余字下来,写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他在这里面大大批驳了魏山一通,一口气之前的怨气发泄了出去,只觉神清气爽。

    只是他觉得哪里还差了点什么,这时他看了眼卫山,道:“小山,你也来附书一本!”

    卫山吓了一跳,他也是懂造物的,要不然也不会被安小郎带在身边,平时虽然时常需要负责打下手和采买物件,可他最多是一个工匠,他讷讷道:“这,小郎,我怎能写……”

    安小郎道:“有什么不能写的?他是山,你也是山,凭着他能写你不能写?况且你是附书,怕个什么。”

    卫山还是有些胆怯,他道:“小郎,我不过是一个匠人,”

    安小郎不耐道:“什么匠不匠的,他是人,你也是人,那么他能写,你就能写!”他一把将笔塞到卫山手里,“听我的,你给我写!”

    卫山道:“可小郎……我些什么?”

    安小郎道:“你就写你看到的,还有你对造物和修道人的想法。”

    卫山想了想,嗯了一声。

    待卫山写毕,安小郎就将自己写的文书和这份附书放到一处,整理好后,就将之递到了万明道人处,随后就将此抛到脑后,自己去忙造物技艺去了。

    万明道人在收到此书后,他翻看下来,他思量了下,也是写了一份百来字的呈册,再就将此书一字不改的附在后面,并递了上去。

    而在昌合府洲,镇守岑传也是接到了这一封魏山的呈书,只他看了下来,却是面露冷笑,暗道:“修道人该是如何,自该由自身决断,什么时候轮到这些造物工匠来教我等如何做了?”

    他细想了下,盘膝坐定,身外光华一闪,一道元神已然飞驰了出去。

    ……

    ……( 玄浑道章 /16_16823/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