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异世丹帝 > 正文 第1794章冤家宜解不宜结!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牛家主恢复正色,“少爷给我派任务了,你可知道?”

    “废话不是,消息是我让人给你送的,怎能不知。”

    “……”一句话怼的死死的,让人无法还嘴。

    “王城主,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这事你得帮帮老夫啊。”

    “啥叫一根绳上的蚂蚱?

    咋那么不爱听呢,少爷交给你的任务,你完不成,到时候受罚的是你,与我何干?”

    “这个词用的不当啊。”

    王千夜悠哉悠哉道。

    一根绳上的蚂蚱是指,我完蛋你也跟着完蛋。

    谁也别想好。

    可这跟人家王城主有什么关系?

    没文化,真可怕!话都不会说!“老夫直言吧,这件事你得帮帮我。”

    牛家主摆出一副求人姿态,站起身,深深鞠了一躬。

    不知道的还以为吊唁呢。

    “你也知道,我和老木不对付,早已闹掰,实在不知怎么下手。”

    “闹掰了岂不是更好下手?

    不用在乎面子,不必讲情面,操刀就干。”

    王千夜站着说话不腰疼,说的也是这个理。

    有交情还真难办了,心里这关就过不去,背负着一定压力。

    “硬拼?”

    牛家主愕然。

    “不然呢?”

    “如果硬拼,少爷是否会出手给予帮助?”

    “这是给你的考验,你说会不会?”

    言下之意,那就是不会了。

    “牛家和木家实力相当,没有高下之分,打一场硬战,估计损失惨重。”

    牛家主说出担忧,心中顾虑。

    辛辛苦苦培养的家族,谁也不想一朝变成落魄者。

    “如果王城主肯相助,胜算会大一些,损失大大减低。”

    再怎么说王家也是五大家族之一,实力和底蕴犹在。

    两家联手等于强强联合,拿下木家不成问题。

    “这是少爷给你的任务。”

    王千夜把你字故意说的重些。

    “王老弟,咱俩认识那么多年,总得有点交情吧?

    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牛家支离破碎不是?”

    “更何况咱们处于同一阵营。”

    “这是少爷给你的任务。”

    意思是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别想拉着我下水。

    门都没有!妄想!“王城主,真不帮衬一把?”

    “自己的事自己做。”

    王千夜喝了一口茶淡淡道,期间还吧唧了一下嘴,回味茶的浓郁香气。

    这人咋这样?

    “行,老夫算求你了总可以吧?

    牛家欠你一个人情。”

    “这是少爷给你的任务。”

    人家说一百遍,他只用一句就打发了。

    “好,老夫今天算看清你了,咱们来日方长,以后有用到牛家的地方,看老夫会不会袖手旁观。”

    “同在霸王城之内,不信你万事不用不到老夫丁点。”

    牛家主急了,声音提高了几个档次。

    “告辞,今天这趟当我没来,也从未见过你。”

    “不对,就当咱们从来不认识。”

    牛家主说完,气哼哼的走了,大步流星,一刻不停。

    走到门口,对着门框就是一脚,发泄心中的不满。

    同时对着下人吐了一口粘痰。

    “呵,tui!”

    老牛脾气火爆啊,不能动手就吐人家,连着吐了三次。

    如果能动手,早打起来了。

    这老家伙不是好惹的茬。

    “牛家主,有句话叫做冤家宜解不宜结。”

    王千夜最后送给他一句话。

    “结你奶奶个孙子,王八蛋!”

    牛家主骂骂咧咧,出来门嘴里还嘟嘟囔囔,嘴里不干不净。

    什么难听骂什么,能想到的词都用上了,并且声音还不小,让许多人都听见了。

    不是耀武扬威,实在气不过。

    心里堵得慌!“靠,什么玩意,王千夜狼心狗肺,十足的瘪犊子。”

    “老夫瞎了眼才认识你,狗娘养的。”

    “行,以后老夫每天早晨对着你的门骂一个时辰。”

    “不,一个时辰不够,最少三时辰。”

    “回去学学成语,学学知识,骂人不带重样的。”

    “重样了算我输。”

    “让我不能过,我也让你过不好。”

    “等着吧!”

    老老爷子板着一张脸,犹如锅底,别提多黑了。

    走路很快,一门心思都在怒火之中,进门被门槛绊了个跟头,措不及防趴在了地上。

    他修为高吧?

    没的说,仙帝境。

    但有时候走神,心思不在上面,有点失误正常。

    好比一个杀伐无数,双手沾满鲜血的将军,走路看兵书,一门心思在兵书上,身临其境,陶醉不已,谁敢保证不会发生类似情况?

    下人看到老爷摔倒,急忙去扶。

    谁知扶起来不是那回事了,直接挨了一个大嘴巴子,十分响亮。

    “用你扶啊,王八蛋!”

    “多管闲事,老子废了你信不信?”

    “咋滴?

    委屈了?

    委屈尼玛个嘚。”

    “狗嘚不是的玩意。”

    “从今以后你不用看门了,给老子去喂牲口,睡驴棚,每月领的资源减一半。”

    下人那叫一个委屈啊,差点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咋了?

    发生什么了?

    为什么针对我?

    你摔倒了,我去扶,此乃好心啊。

    办了好事不说一句,反而挨了耳光,被痛骂一顿,最后待遇减到最低标准……这他么找谁说理去?

    欲哭无泪,心里憋屈啊。

    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门上!也不知犯了太岁,还是没看黄历。

    牛老爷子回到屋,小妾见之,按照习惯去帮倒茶,捏肩膀。

    谁知牛家主一改常态,一把推到一边,还把茶杯摔了,摔的稀里哗啦,稀碎稀碎的。

    可见他内心有多气。

    要知道他对这位小妾有多么上心,多么喜欢。

    平时不舍得骂一句,打一下,今天不仅推了一个跟头,还口吐芬芳。

    火气一直到了晚上才消散,坐在椅子上平静下来,脑子一直不停在运转。

    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拿下木家呢?

    王千夜不肯帮忙,还能指望谁?

    想起王千夜,又是一顿不舒服。

    最后还说了一句,冤家宜解不宜结。

    老子跟你结定了!咦?

    不对不对,没有那么简单。

    冤家?

    牛家和木家不就是冤家么?

    王千夜在提点我?

    意思解开梁子,然后再下手?

    可梁子哪有那么简单解开,两人不想往来很久很久了。

    除非自己放下面子,主动求和。( 异世丹帝 /16_16463/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