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白山河而言,如今白家的情形很不妙。

    先是白家守护神白山水暴毙,后有白家未来希望白乾遭受重创。

    而今柳暮若是遭遇不测的话,又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沉重打击。

    连续的变故,让白山河意识到了绝大的危机。

    他似乎能看到白家在一步一步的走上绝路!

    他或许不知道墨菲定律,可活了一辈子的他却知道,有些事情的规律就是如此,越是害怕,就越会出现。

    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来自于明家的那个小野种!

    “不,绝不!绝不能让白家毁在那个小野种手中!”

    白山河攥着手机,老脸上充斥着狰狞与阴毒,还参杂着一丝丝惶恐。

    好半晌,他才彻底平静下来,沉声道,“来人,让白斌来见我。”

    “是。”

    十多分钟后,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匆匆赶来。

    正是白家当代家主白斌。

    熟悉白家的人都知道,白斌虽然只有四十多岁,却深得白山河真传。

    他的做事风格与白山河极为相似,生性谨慎,求稳不求快,谋定而后动,但同样不失果断,而且极为狠辣。

    “爸,您找我?”

    白山河面无表情,示意白斌坐下,随后道,“阿斌,我希望你日后着重培养子贤,以便于将来接替你,子真这孩子非常优秀,值得大力培养。”

    他的声音平平淡淡,没有波动,脸上也看不出是喜是怒,可是落在白斌耳中,却让他脸色微变,根本无法掩饰震惊之色。

    在白家的三代弟子中,白子贤的确不错,甚至可以说是相当优秀的一个人。

    可是早在很久之前,白家高层早已经选定了将来的继承人。

    并非白子贤,而是白乾。

    白乾不仅实力强大,其他各方能力同样优秀,而且又在蜀山学艺多年,有着天然的优势,是将来继承白家的不二人选。

    这是整个白家早已经内定,也是默认的事实。

    可现在白山河的话,让白斌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似能察觉到他的疑惑,白山河叹了一口气,“我们白家近几年走的有些急了,甚至触及了一些底线,所以我决定,还是走以前的模式,求稳。”

    他一摆手,制止欲要说话的白斌,又道,“就如当初我和你二叔那样,让乾儿留在蜀山,对我们白家更有利,他会成为白家新的保护神,辅佐子闲,震慑八方,阿斌,你明白吗?”

    闻言。

    白斌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爸,是不是……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白斌的神色浮现一丝忐忑。

    白山河叹了一口气,苦涩道,“现在已经确定了,你二叔他……很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乾儿现在重伤,而且……柳暮也失去了联系。”

    “什么!”【~…爱奇文学om !&免费】

    白斌猛地站起身,大惊失色。

    他很清楚白山河的习惯,说话做事永远都是说七份,留三分。

    言外之意很明显,被派到青海的柳暮也极有可能发生了意外。

    白山水死了,白乾重伤,若柳暮也遭遇不测的话……白斌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不敢继续深想下去。

    这时,白山河也缓缓站起,那张老脸上充斥着决然,“阿斌,我们白家现在已是处于悬崖之上,一步都不能错了,可到了现在,即便我们什么都不做,也会被一股大势推向深渊,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毁灭那个源头!那个小野种必须死,只有他死了,我们白家才能安稳度过这一劫,哪怕付出任何代价。”

    这句话说出,白斌心下一颤。

    他不是傻瓜,一瞬间明白了白山河的用意。

    白家曾用不同的手段对付过夏天。

    可不论是明面上阴谋算计,还是暗地里派人伏杀,结果都失败了。

    况且,除了夏天之外,还有明家和夏红衣在一旁虎视眈眈。

    不夸张的说,白家现在无论动用什么手段,都拿夏天没办法。

    不,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那就是……同归于尽。

    但这个办法,需要白家一个身份重要的人去死,去青海被夏天杀死,然后留下证据。

    届时,无论夏天有着怎样的身份与背景,没有人能够保得住他。

    可话说回来,白家有分量之人,而且具有影响力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例如白山河本人,例如白家家主白斌。

    思绪间,白斌脸色一阵苍白,刚要说话,却听白山河道,“你去安排一下,我要去青海。”

    “爸!您不能这样做,我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未说完,白山河打断了他,叹息道,“不,我们白家看似平稳,可如果不毁灭那个源头的话,终究会一步步走向深渊。”

    他看着白斌,“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例如在地下世界花钱雇人暗杀,或者联合一些家族共同出手,可你却不知道,早在我们之前,就有人悬赏暗花去杀那小野种了,直至今天,那个悬赏依旧在,而那小野种也同样活的好好的。”

    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至于驱策别的家族势力,可现在又有那个家族会让我们驱策?他们都在冷眼旁观看笑话,若我们白家一旦出现颓势,这些人反而会成一群鬣狗,况且,还有明家在一旁虎视眈眈,你说他们会看着无动于衷吗?”

    “这……爸,要去也是我去。”白斌焦急万分,“您不能离开京城,绝不能……”

    “你还年轻,白家还需要你,而我已经老了,活了这么多年也活够了,阿斌,不要让我失望。”

    “爸……”

    “好了,我意已定。”

    ……

    青海。

    某个酒吧的包厢之中。

    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坐在沙发上,将一个资料夹甩在茶几上,“里面是你们这次目标的详细资料,只要你们能将他杀了,你们要多少钱,我就给你们多少钱!”

    白旭。

    中年正是白子真的父亲,偷偷溜到青海的白旭。

    当初听闻白山水和白乾来了青海之后,以为能救下儿子白子真,因此白旭找了个机会也来了青海。

    但他没想到,却仍然晚了一步,连儿子最后一面都没见,人已经被杀了。

    这让白旭彻底变得疯狂起来,这些天一直在谋划。

    此刻,在他面前站着十多名外国人,每一个都是身强力壮的壮汉,脸上带着阴冷与嗜血,更透发着残忍的寒芒。

    其中一名中年将资料夹拿起,递给身旁另外一人,说道,“白先生,我们的信誉向来没问题,而且也遵循着契约精神,只是……”

    啪。

    未说完,白旭再次将一沓资料放在桌子上,“这是我在昆市的公司,名叫罗威科技,这是属于我的私人公司,总价值超过五亿,如果你们杀了他,这个公司就是你们的,所有证件和程序都是合法的,届时,无论你们出售公司,还是卖掉股份,都随便你们。”

    闻言。

    几名外籍男子相互对视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贪婪。( 贴身兵王俏总裁 /10_10966/ 移动版阅读wap.ranwenw.com )